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7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拖着他不肯与他寻人家。

何登渠骑马骑得悠哉,他长得出众,好多人往他身上扔香帕和花,一时之间竟比状元身上的花还要多。他也不理那些人含情的眼眸,在人群里寻着熟悉的身影。

丁三很快赶上来,和骏马之上的何登渠对视一眼。

“三哥,接着!”何登渠把自己头上的花扔出一朵。

一甲三人头上都簪着花。

好多人没听清,以为探花郎是把花随意扔下来,纷纷上涌去抢。

最后竟是个小娃娃接住了。

“小爹爹的花!”丁三抱着何怀畴不好接,没想到何怀畴一把抓住。

“给大爹爹戴!”何怀畴把那朵粉紫牡丹花插到丁三耳后,笑着拍手。

何登渠这么大动静,引得周围人都看向丁三。

丁三把花拿下来,实在抵不住众人火热的视线,匆匆溜了。

“那双儿孩子都有了与我们这些抢什么?”几位未嫁女子和双儿不满道。

人潮又开始涌动,大家争先恐后往前,一位刚刚骂的最狠的双儿差点脚一滑被踩死过去。

游街过后,这些进士去赴琼林宴。

宴上探花郎要向皇帝献花,何登渠刚下来就被皇帝称赞道:“果然是朕钦点的探花,摘的花也和人一样俊俏,连素来以相貌闻名的谢子旬都被比下三分。”

子旬是谢明允的字。

这话看似平淡,实则暗藏机锋。谢明允在京中除了相貌受人追捧,文采也是交口称誉。

“何贤弟当然是比我生得好,游街时就数他得花最多。”谢明允站起敬酒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建议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收藏网址:www.leng8.cc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