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哀而不伤童话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哀而不伤童话

于淼的眼睫短疏,似被谁拔过一般,让人看了不免有些惨淡。

在李宏之的记忆里,每次于淼低头埋于他跨间,细细地吞吐时,那双半掩的眼,短疏的睫,无法像其他女子一般在眼下铺陈一片轻颤的阴影,这给他一种她只是在缓慢耕耘的冷静感。

只是因为那样,他才体谅地用温热的掌心抚在她脸颊上,说,妹妹,好了,好了。

那时候于淼心里有影子一束,轻轻地打了下来。停下,再用黑白分明的眼去看他。好了,舅舅不会强迫她做她不喜欢的事,历来如此。

如今,她又是这样低头看邬艺煦,看他怎样稳着一双手把海豚纹在她的脚踝。邬艺煦只觉得,那人倾斜而下的阴影把他笼了起来,一会儿又摆着尾巴露出一片光来,让他的心里痒痒的。

“不要动。我看不太清。”

尽管如今在上的明明是她,可,她低眉垂眼间,还是静得像只羊羔,承受和温顺。听见邬艺煦不满,才把自己绷得跟弦一样,不敢动。

邬艺煦突然开口问她:“为什么是海豚?”他有点好奇。

“因为,”她把“因为”两字念得很长,仿佛故意在设置悬念,实际上是在问自己“为什么?”。

无边无际的海,一片血色,在光度倾斜的照射下变得透明,她眼前只能浮现成群的海豚奄奄一息,张着肚皮,泻出内脏,躺在甲板上的场景。她看见它们的表情,同样的受伤,静静地流血,直到它们的皮肉变得像橡皮胶松懈下来。「生命便是流血。」她的表情有些凛然,心里却感滑稽。书里读到的句子便用在解释一切不知从何解释的难堪了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建议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收藏网址:www.leng8.cc

(>人<;)